睚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单抽一发!!!我也是欧洲人啦!!!偷渡成功!!!!

自撸手绘
第一张飞鸟症梗
阿尔泰尔的洛丽塔是很久以前自己设计的,觉得很合适

生贺(第一次码文,语c周防习惯了已经不会写文系列)

半夜码文我大概是废了,第一次就这么………
生日快乐,周防
结合角色歌:standing   in   the   wilderness
自己最早喜欢上的动漫角色啊………







火焰
红色的火焰…………

赤红的平原从黑暗深处蔓延,在地平线处又再次隐没进黑暗,红色的土地,沙烁用它自身的晶体结构反射灼热的光线……那平原不是浓郁的赤色,而是有人用火和热将它点燃,每一根枯草和每一块石头都在燃烧,点燃他们的是燃尽一切的火,并非常见的渐变焰色,而是近乎妖异的红,红的像是新月下初绽的玫瑰,像是新生婴儿的血,像是炼狱中吮饱灵魂的曼珠沙华。

灼热,难以言喻的灼热,似乎是但丁笔下地狱油锅的酷刑,大地以毫不隐瞒的态度吐出了这份热量,草在烘烤下蜷缩,变得焦黄,最后绝望的嚎叫着点燃自己,变成混在沙砾里的灰色焰烬。不知名的动物的骨骼同样也在缓缓的燃烧着,却静默而隐忍,任由火焰一点点,一点点的压榨它最后的生气。

有人在这片土地上缓步而行。

那是一个王,准确的说,是一个王一般的男人。

他头戴金冠,头发是同燃烧大地火焰同样的妖冶的红,他的眼睛是完美的淡金色,如同双十年华的俄罗斯少女及膝的金发,却带着狮子般的傲意。男人身上只有便装,简单到毫不做作的白色短袖和黑色长裤,可似乎是为了彰显身份,他肩上披着赤红镶白色毛边的斗篷,就像那些画像里的国王一样。男人身形修长,一身肌肉有着恰到好处的线条和爆发力,让人想起某种非洲草原上食物链顶端的掠食动物。

他面无表情,只是走着,每一个脚印都留下一小篷蒸汽,似乎是沙粒气化后的产物,怪不得他能够行走在这样灼烈的土地上,他是更加炽热的火,或者说,他是这片充满毁灭的土地的王。

周防尊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了,从踏足这片土地开始,直到他的火将本来充满生机的大地变成赤色的平原。他失控了,火焰毫无自制的外放,却独独少了巨大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他已经死了……

或许这就是对他任性的惩罚___目睹自己将一切燃尽。

大地也许是灼热的,可他心里是冬季,冷冻着。

天远处忽然出现一抹光,泛着难以想象的光彩:像初恋,像曙光。然后是第二缕,第三缕………直到光芒将天空铺满,呈现出雨后才会有的温暖青空。枯死的草重新返青,直立起身体。绿色突然和头顶的青色一同连绵,似乎是一瞬之内绽放了的世界里刮起温柔的风。

他站定,赤色的火绕着他开出红色的花来。

风吹来一片樱花,他伸手接住,拇指和食指捻动细嫩的花瓣,渗出淡淡的香味来。他疑惑的看向四周,没有树。他的眉头更紧了。

紧接着是第二片,第三片,然后是无尽的纷飞的樱潮,一个虚幻的人影渐渐浮现在纷乱的樱花里。看身影似乎是个纤瘦的少年:“生日快乐哦,king~”男人走近,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人影,可就在指尖合拢的一瞬间,樱花落在地面上,一切都散了,只留下男孩微微的上扬的尾音在空气里飘荡。

一支百合,从地面上突然滋长,伸出许多花苞和枝条。又是一个人影,身形和他相仿,带着墨镜。“你这家伙,别以为生日就可以无所事事啊……真是的。”紧接着花朵迅速枯萎,归于尘土。

他的头开始疼了,疼的像是有人从天灵盖把大脑撕开,再揉成一团扔在地面上。他,他们是谁?是谁?熟悉的发音组成气流在唇齿间缭绕,却迟迟不肯出来,只能徒劳的在口腔里冲撞。

红色的玫瑰,白色长发的女孩,再熟悉不过的公主裙,灰红色的双眸。
“尊………生日快乐………”

灿烂的向日葵…带着滑板的男孩……“尊先生!生日……生日快乐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每一个人都熟悉的让他想要靠近。却道不上名字…但很快,有什么复苏了,在脑海里翻搅着蠢蠢欲动。

多多良…草薙……安娜……八田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
还有最后一个,幽蓝色的昙花,如同水晶之梦。蓝色的身影,傲慢却轻柔的语气。
“生日快乐,周防。”
啊……是你啊………

他想起来了,一切,由生到死。
他是周防尊
他是王

他第一次开口,声音像是历经千年风沙般沙哑:“谢谢………”

花朵再一次盛放,所有人都微笑着。他头上的冠冕悄然碎裂,斗篷也褪去。

他不再孤独了。

“Goodbye  loneliness.”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我也许会抽空试试

Reddle:

嗯……前面的我觉得蛮有意思的,但是最后一个,我绝对不会这样写的,总的来说具体要怎么写还是看自己的风格……当然也要借鉴好的方法💪


寒鸦号扛把子阿樾: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撸了一发迪卢alter,感觉…………er………………
有点对不起刷子,服装自己设计的,先这样吧。不是剑刷不是剑刷不是剑刷!

意念 @暮声 太太!
太太撸文辛苦了!!

还有谁能告诉我英灵幕间物语开启条件是啥?(垃圾小白新入游戏坑,只有两个五星系列,偷偷许愿我的犄角旮旯底能有妈妈做饭吃,b叔吃泡面吃的想掀桌,关键是狗子没老婆…………而且我也没有迪卢,好心塞)

放假了把上课干的好事发上来,没加滤镜没提亮,辣鸡一只
有发图限制,这波是猴子和武藏天使
随意取用,by睚眦

啊啊,萌新出没大佬包涵(鞠躬)
手绘尼诺一只,恶魔梗
随意取用
by:睚眦

喜欢大大

在人生道路上迷路了:

●氣,沒想到這CP頗冷只好自己來,其實不管是一鶴還是鶴一我都很喜歡。

大概是心理鶴一身體一鶴的感覺,讚!

真的很喜歡噪音三鶴嚶嚶,好想看他把墨鏡拿下來的樣子QQQQQ

41話一開始阿鶴幫阿一處理陷阱啟動的警報時超可愛,感覺就是習以為常了。

對阿一各種寵♂溺♂包♂庇,盯著監視器也可以看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祕♂密A_A。

對這類高深莫測(?)的男人沒有抵抗力。配音是津叔這點也很萌(?

還蠻符合津叔在螢光幕前的樣子,有點吵有點愛玩又讓人有點摸不透的感覺。


努力嘗試20字內寫完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Adventure(冒險)

三鶴拿著麥克筆,準備在熟睡的人的頭上簽名。

Angst(焦慮)

「我的菸呢!!!!」三鶴藏起來了喔
Crackfic(片段)

「阿鶴,你是不是乘我午睡時偷親我?(爆青筋)」
Crime(背德)

「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。」

拉著正在彩排婚禮的阿一的手,三鶴不顧一切的吻上去。

Crossover(混合同人)

「阿鶴你身邊的那個紅髮是誰?」

「他跟四棟的634號一樣會發火喔~♪」

Death(死亡)

夕陽落下,三鶴將手中的菸捻熄「阿一,明天我還會來。」
Episode Related(劇情透露)

猿鬼跑出來了,但三鶴在偷懶睡覺所以沒什麼戲份。
Fantasy(幻想)

「阿鶴,上我。」

Fetish(戀物癖)

打開抽屜全是一模一樣的墨鏡。
First Time(第一次)

想乘人之危拿♂下阿一的第一次的三鶴正躺在醫護室裡。
Fluff(輕鬆)

「今天15號也逃獄了呢~♪」盯著監視器看好戲中。
Future Fic(未來)

誰都沒想到他們能走過這麼多個年頭,工作狂跟遊戲狂。
Horror(驚慄)

阿一主動爬上三鶴的床了!
Humor(幽默)

(續上題)因為三鶴在作夢。
Hurt/Comfort(傷害/慰藉)

「阿一加油!只是停工三天而已!」
Kinky(變態/怪癖)

阿一喜歡在做愛的時候給三鶴帶上口器,因為這樣他才能安靜點。

Parody(仿效)

「阿鶴你怎麼一副要死的臉?」「我剛嘗試了"認真工作"這件事。」

Poetry(詩歌/韻文)

寤寐無為,輾轉伏枕。

Romance(浪漫)

阿一在三鶴生日那天送了一盒司康餅,還內附一枚戒指。
Sci-Fi(科幻)

「阿一,這個休假我訂了星際旅遊的行程囉~♪」

Smut(情色)

三鶴舔了下嘴,盯著監視器裡因為悶熱而解開領帶的阿一。

Spiritual(心靈)

阿一知道其實三鶴都知道13房的狀況只是不說還包庇自己。

三鶴知道其實阿一擔心如果13狀況露餡了會不會牽連到自己。
Suspense(懸念)

三鶴偷裝在浴室的監視器被發現了。
Time Travel(時空旅行)

「小時候的阿一真的好可愛<333」BY躲在樹後偷看的三鶴
Tragedy(悲劇)

「我的大聲公!」被阿一無情的摧毀了。
Western(西部風格)

「我無法背對著你數到三,因為一秒都不願把視線從你身上移開。」

Gary Stu(大眾情人(男性)

優秀的阿一擁有一群男性崇拜者。
Mary Sue(大眾情人(女性)

不過臉太兇了沒什麼女人緣。
AU(Alternate Universe,平行宇宙劇情)

不看台上DJ一眼,阿一只是叼著菸走向休息室。
OOC(Out of Character, 角色個性偏差)

「阿鶴~幫我看管一下13棟拜託<3」「你誰!」
OFC(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, 原創女性角色)

「我知道,其實你喜歡的人是雙六。」前女友說著,露餡了我也無法反駁。

OMC(Original Male Character, 原創男性角色)

「雙六前輩!我到底哪裡比不上一聲前輩!我比他認真比他帥!」有勇無謀的新人正大聲地叫囂著。
UST(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,未解決情慾)

因為被吻得太舒服而睡著的三鶴及滿肚子怒♂火的阿一。
PWP(Plot, What Plot? 無劇情。在此狹義為"上床")

「唔、阿一別玩了、快、快點阿。」「嗯?是男人怎麼能快呢?(壞笑)」
RPS(Real Person Slash, 真人同人

「次、次大桑你的喉嚨沒問題嗎?我有帶喉糖。」

---------

不行,20字太難了。